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
光明三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(03)谭达

苏童是在刺眼的阳光下醒来的。看着床上斑驳的痕迹,揉了揉有些酸软的腰

部,苏童微微笑了起来,昨晚的情景歷歷在目。原本他还担心晓薇会想不开,做

出什么傻事,但事实证明,晓薇远远比他想像的更坚强,也更冷静. 苏童本来打

算不顾一切的去报復那些作恶的人,但晓薇的柔情让他把这股仇恨埋入了心底。

仇一定要报,但不是现在,一定要在保证自己和家庭安全的情况下才会付诸

行动。

在巨大的压力下,夫妻俩放开了所有的矜持,让男女间最原始最纯粹的慾望

彻底控制自己。一句句呢喃,一声声娇吟,都像最强烈的春药,彻底点燃了苏童

的慾望。一次次勐烈的撞击,很快就让妻子略显干涩的膣道变得泥泞不堪,怒胀

的阳具毫无保留的在紧窄的通道内耸动,让快感来的强烈和迅速。两人默契地攀

向高潮,略事休息后再开始下一轮的征伐,直到耗盡所有的力气,才相拥着倦倦

睡去。

「懒猪啊,你终于醒了!快起来吃饭吧,都中午了。」晓薇走进房间,甜甜

的说. 看了一眼床上,晓薇俏脸一红,拉起了丈夫,然后收拾着凌乱的床单。

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,晓薇脸上就有些发烧。但有一件事她不敢告诉丈夫:

和苏童做爱的时候,她一直都不敢闭上眼睛,因为一旦闭上,身上的男人就会变

成赵杰和那一群城管的模样,一个一个的变幻,让她有种被人轮姦的错觉. 想到

这事,晓薇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。

对于晓薇的心事,苏童一无所觉,他走到餐桌,摸了摸儿子小宝的头,挨着

他坐了下来。晓薇一大早就去了何婶的家,接回了小宝,现在正拿着小勺,等着

妈妈来开饭呢!

吃完饭后,晓薇有些犹豫的对苏童说:「老公,我们的推车被收走了,就沒

法摆摊了,这样可少了一大笔收入。要不……要不我去找找小谭,让他帮忙去把

车子要回来」

苏童沒有回答,他不想去麻烦小谭,这些年来麻烦別人的事太多了,可如今

这事,恐怕不找他还真沒办法了。

「那好吧,晚上我陪你一起去吧!」苏童也知道妻子的为难,为了生活,还

是先放下面子吧!

「不用了,我一个人去吧!你晚上不是还有一份工嘛,昨天你都沒去,今天

再不去影响不好。」见苏童答应了,晓薇非常的开心。

「好吧,那你路上小心点. 」苏童关切的说.

「嗯,我知道的,又不是小孩子了,你放心吧!」

晚饭后,晓薇买了点水果,往小谭家走去。

小谭,全名叫谭达,原本是山沟沟里面的穷学生,苏童夫妻在一次旅游时很

偶然的遇到了他。当时小谭已经面临辍学,而夫妻俩生活还不像现在这样困难,

于是资助了他一笔钱,虽然钱不多,但足够一个山里的孩子完成学业了。小谭毕

业后,苏童又把他接到城里,让他在自己家里住下,负责他的吃喝,直到他找到

工作。

而小谭也争气,凭藉自己的努力,高中毕业后考进了警校,进城以后又抓住

了警队招人的机会,进入警局。几年时间下来,晋升成了小队长,在警局里也算

说得上话了。这几年夫妻俩生活越来越困难,也多亏了小谭,时不时的照应着,

包括这摆摊卖盒饭,也是小谭给想的主意。

晓薇也明白丈夫不愿意再给小谭添麻烦,但她也是沒办法,说不得只好再麻

烦別人了。

小谭家离得并不远,很快晓薇就到了。这是一间小套房,一房一厅,虽然面

积不大,但小谭只是单身一人,也算是够住了。走到门口,晓薇隐隐听见里面有

人在说话,好像是两个男人的声音。

「小谭有客人」晓薇犹豫了一下,还是轻轻敲响了房门.

「小谭,我是晓薇。你方便吗找你有点事。」

「哦,晓薇姐啊,你等等,我来开门. 」

很快的,房门打开了,晓薇从门缝中看到一个人走进了里间.

「你有客人啊」

「沒事,一个朋友。薇姐,进来坐吧!」

「不了,我找你有点事,要不……我们出去说吧」晓薇顾忌里间的那位客

人。

「也好,那我和朋友交待一声。」

************

晓薇和谭达在街边找了一家安静的茶馆,在这个悠闲的城市,喝茶是人们最

大的爱好之一。

晓薇对谭达讲述了他们的所有遭遇,包括自己被那群恶人羞辱也沒有瞒着。

必须让小谭知道所有的情况,才能让他作出正确的判断。

「砰!」听完晓薇的讲述,谭达愤怒的重重一拳在砸在桌子上,震得茶杯都

「乓乓」作响。茶馆里其他的客人都被吓了一跳,一起朝这边望过来。晓薇也被

吓了一跳,忙拉拉小谭,让他冷静点.

谭达压抑着怒火,沉声问道:「晓薇姐,你有沒有他们侮辱你的证据比如

说……精液什么的」

晓薇脸红了红,回答道:「沒有。他们最后用水沖我们,什么东西都被沖沒

了。」

「这帮王八蛋!看来坏事做得不少,还知道毁灭证据!」

小谭思考了片刻,对晓薇说:「晓薇姐,这事不是太好办. 毕竟现在沒有证

据了,告不倒他们。我们警局和城管分属不同的部门,我也沒法命令他们什么,

只能是委屈你了。我陪你一起去给那赵杰道个歉,看看他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

把推车还回来。」

「他们侮辱了我,我还要给他们道歉」晓薇惊讶的问道。

小谭满是歉意的说:「晓薇姐,这也是沒办法,我们硬的不行,只能来软的

了。毕竟现在要回推车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「那……那好吧,我听你的。不过这事可千万別让你苏童哥知道,不然他又

要生气了。」晓薇犹豫了好一会才答应下来。

「嗯,晓薇姐,要不然我们就现在过去早一天拿回车子,你们也好早一天

出摊。」

「行!」

************

宽敞明亮的花园洋房中迎来了两名不速之客,保姆为主客双方端上茶水后已

经退了出去,只剩下赵杰颇有些玩味的看着对面沙发上的两个人:一个小警察,

一个美艳的少妇.

「赵局长,晓薇姐是我的朋友,他们的事我也听说了,先动手伤了您确实是

不对,所以我们过来给您道个歉,希望您能把他们赖以为生的推车还给他们。」

谭达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赵杰有些头痛。他和这警察确实是分属不同的部门,彼此也沒有约束服从关

系,他可以不怕警察,可他手下的那些人呢谁沒个动手打人,强行掀摊夺货的

时候放在平时自然是沒什么,但要是这警察故意找茬,那也是很麻烦的事。赵

杰已经打算把推车还给他们算了,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。但也不能白还,好

处还是要一点的,至于能拿到多少,就看自己的运气了。

「谭队长,你这样插手我们局的事,似乎有些过了吧而且你也说了,唐晓

薇是你朋友,为朋友难道就能以权谋私他们违章摆摊,我收缴他们的车子那也

是理所当然。我看这件事上,谭队长可是站不住理啊!」

谭达被赵杰的一阵抢白胀得说不出话来。这胖子一肚子的坏水,偏偏这时候

还装得义正言辞,似乎真是一个秉公无私的清官。但谭达也不是省油的灯,从赵

杰最后一句话并不是直接拒绝来看,这事还有得谈,估计他是想要点好处。

「赵局长……」谭达正要开口,突然腰间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本想挂掉,但

看了看号码后,还是决定接听。谭达站起身,小声对晓薇说:「他就是想要点好

处,你先探探他口风,我接个电话,一会就回。」说完便走出客厅.

晓薇吃了一惊,害怕谭达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,不过好在小谭并沒有走远,

就在客厅外面的过道上,隐约传来的声音,让晓薇稍稍安心了点.

想到谭达刚刚的吩咐,晓薇对坐在对面的赵杰问道:「赵局长,你有什么要

求只要我们能做到,一定答应。」

赵杰见谭达居然不在场,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原本想好的要求迅速被

他推翻。他看着晓薇,慢条斯理的说:「我早就告诉过你,我要的就是你!」

「这不可能!」晓薇的声音充满了愤怒。

「你別忙着拒绝嘛!刚才谭队长也说了,你们家很困难,还有个弱智儿子是

吧想必开销是很大的吧只要你答应陪我一次,一次就够了,我就把推车还给

你,而且再也不找你们麻烦。怎么样」赵杰的提议像是恶魔的诱惑:「晓薇,

做人不能太自私,你不能光想着自己,也该为你的丈夫和孩子多考虑吧」

晓薇犹豫了,她确实想到了丈夫和孩子,特別是小宝,现在正是需要巩固治

疗的时候,一旦因为沒钱而停止治疗,很有可能就会让病情反弹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做不到……」晓薇痛苦的摇着头.

「我也不逼你,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考虑,你要是考虑好了,随时联繫我。推

车嘛,也可以先还给你,怎么样」

「好……」一听到可以先拿回推车,也不用马上就作出决定,晓薇马上感觉

轻松了许多,很容易就答应了下来,但却沒发觉落入了赵杰的陷阱:如果一个月

后她不答应,难道还能把推车再还回来

赵杰似乎猜准了晓薇一定会答应,咧嘴一笑,抓起茶几上放着的纸笔,写下

一串号码. 他挨着晓薇坐下,把写着号码的纸条塞向晓薇的衣领,晓薇吓得连忙

去挡。赵杰说:「这是我的号码,你不会是想让谭队长和你丈夫看到吧」

晓薇遮挡的手停了下来,赵杰「嘿嘿」一笑,手掌顺势探进了领口,隔着胸

罩抚摸丰满的胸部,一张大嘴凑到晓薇面前,含住了她的耳珠,轻轻揉捻着。赵

杰在她耳边轻轻说道:「这些算是利息。」

晓薇感受着耳朵上传来的阵阵酥麻,心里有些茫然。自己的身体还是第一次

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如此轻薄,理智告诉她应该反抗,不能再继续下去,可一旦反

抗了,今天的目的就不可能成功了,那家里将会减少一大笔收入啊!

赵杰乘着晓薇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抓起她的柔夷放到自己勃起的阳具上。

隔着薄薄的短裤,一根坚硬的、充满热力的物什跳入了晓薇的手掌。已是人

妻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她想躲闪,但赵杰牢牢地抓住她,让她无法挣脱。

手上传来的热量,像火一般烧灼着,晓薇的脸上佈满红云。

谭达打完了电话,当他走进客厅时,一切似乎和刚才沒有什么不同。赵杰在

对面的沙发上正襟危坐,晓薇垂着头,两手交缠,一声不吭。

谭达暗叹了一声,看来还是得自己来谈啊!「咳咳,赵局长,那个,刚才我

们说到哪了」

「谭队长,不用说了,我卖你这个面子,车子你们可以拿回去。」

谭达有些惊讶,但更多的是高兴. 这胖子转性了为免夜长梦多,他赶紧拉

着晓薇站起来,说了几句场面话,拿了赵杰开的条子,告辞离去,却完全沒有注

意到晓薇有些苍白的脸色。

在城管局取了推车,谭达和晓薇一起推着车子回家。一路上谭达都有些兴奋

的讨论着为什么赵胖子这次会如此的好说话,晓薇兴緻不高,有一句沒一句的应

付着。夹在双乳之间的纸条,有着硬硬的纸棱,略略有点硌人。晓薇不是沒想过

把纸条从羞人的地方拿出来,但一是沒有机会,二是全身也沒有其它地方可装它

了,只好作罢,回家再处理好了。

「晓薇姐,刚才我不是接了个电话嘛,那可是个好消息哦,今天我们能算是

双喜临门,等到家了,和苏童哥一起说. 」

「哦,好啊!」

「晓薇姐,你好像不是很高兴」谭达终于发现晓薇有些不对劲。

「沒……可能是有些累了吧!」晓薇有些慌张的解释。

「是吗那你休息下,我一个人来推车。」谭达虽然还有些疑惑,但也并未

追问。

当夜色越来越深时,终于快到家了。远远就看到苏童等在门口的路灯下,看

见他们马上迎了过来。

「你们把推车都要回来了」苏童有些吃惊,他以为妻子只是去找小谭商量

一下,沒想到直接就把推车要了回来:「来来来,我来推吧,你们赶紧进屋休息

一下。」

待得三人坐定,苏童仔细询问了要回推车的经过,他最担心的还是晓薇再次

吃亏,当知道是小谭一起去的,才放下心来。

谭达显得比夫妻两个更高兴,他说:「苏童哥、晓薇姐,今天可是双喜临门

啊!我们市有一家研究院是专门针对小宝这种病的,他们可是权威啊!之前我託

一位老上级帮我问了一下,刚刚才给了我回覆,他们愿意接收小宝进去治疗!」

夫妻俩听到这个消息,互相看了一眼,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。这家研究院他

们当然听说过,绝对是治疗小儿脑部疾病的权威机构。不过这家研究院并不对外

接收病人,夫妻俩也去问了好多次,但都被拒绝了,这都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別

人根本不收。现在听说小宝可以去里面治疗,心里的高兴简直沒法说了。

「那,他们是怎么收费的」晓薇还是比较关心收费问题.

「他们本身就不是盈利机构,而且我那老上级说话还是管用的,所以小宝进

去以后,治疗费、看护费这些杂费全免,只收取基本的药费就好了。他们的药都

是国外进口的,所以会比较贵,第一期的费用大概是五万元。另外,小宝要住院

进行治疗,一个星期只能回家一次。」

「为了治疗,住院倒是沒什么问题,不过这费用……」晓薇有些为难,五万

块确实不算多,但家里为了给小宝治病,这些年根本就沒有攒下多少钱,一下子

拿出五万块,确实很困难.

「晓薇姐,你放心吧,这第一期的钱,我已经帮你们交上了,应该可以管一

段时间. 这段时间中,小宝不需要別的费用了,你们再打工攒后面几期的钱就可

以了。」

「小谭!这怎么行你已经帮我们不少了,怎么能让你出这个钱」苏童坐

不住了,他实在不希望把小谭这个好兄弟拖到这个无底洞里来。

「苏童哥、晓薇姐,你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伸手拉了我一把,改变了我一生

的轨迹,这样的恩情我是无论如何也报答不清的。你们现在还这样和我客气幹什

么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,这钱放在银行也是放着,还不如让它发挥点作用

呢!」

「好兄弟!哥哥欠你的!」

「苏童哥,別这么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,好兄弟就別说这些。」

「好好,不说这些。兄弟,陪我喝几杯!今天高兴,我们哥俩不醉不归!」

苏童搂住了谭达的肩膀,用力地摇晃着:「晓薇,你去买点夜宵来,我们一

起庆祝一下!」儿子的病有了希望,晓薇心里也是无比的高兴,她欢快的答应一

声,下楼买来了许多的烧烤,还有一瓶白酒。

看着苏童和谭达两兄弟像孩子一样笑鬧着,连不胜酒力的晓薇也喝了一杯。

酒精像一团火一样冲进喉咙,辣得晓薇不住咳了起来,眼角都呛出了泪水,

两颗泪珠像珍珠一般挂在眼角,摇摇欲坠。